1. i889网首页
  2. 投稿

多地试水暑期托管班:如何办?怎么办好?

政策鼓励下,暑期托管班正在成为今夏小学生的一种选择。

据经济观察网了解,截至目前北京市包括西城、海淀、房山区等小学已在临近放假前对家长下发通知称,在依据自愿的前提下,可在今年假期将孩子送至学校组织的托管班中。

托管服务主要由有能力承办的学校提供学习场所,开放图书馆、阅览室,组织学生进行阅读、体育、兴趣拓展等活动,不涉及学科类培训和集体授课。开展这一活动的初衷也是为了缓解家长假期无法看管孩子的顾虑。

在费用方面,依据公益原则,对参加托管服务的学生适当收取费用,对家庭经济困难的学生,托管费用则予以减免。

一位学生家长告诉经济观察网,以其孩子所在学校下发的托管班费用是,一天30元托管费用,午饭费用是18元,托管时间为早8点半到晚5:30分。目前,以她孩子所在的班级仅有两名学生报名。老师对于托管服务并不热衷,而是建议有能力的家庭,在家度过假期更好。

7月8日,教育部印发《关于支持探索开展暑期托管服务的通知》,提出地方教育部门要从本地实际出发,鼓励有条件的学校积极承担学生暑期托管服务工作。同时,引导教师志愿参与,学生自愿参加的原则,不得强制。

六天前的7月2日,北京市教委在首都官方微信发布消息称,今年暑假起将由各区委组织面向小学一年级至五年级学生的托管服务。这也是北京地区第一次大规模试水暑期托管服务。按照其后,北京市在开展学生暑期托管和课后服务情况中介绍,北京市托管服务在7月19日正式开始至8月20日结束。分两期,每期12天进行暑期托管服务。

在此之前,上海、湖北均曾以爱心暑托班和暑假社区托管班等形式,为小学生提供暑期看护服务。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对经济观察网表示,假期托管班并不是新鲜事物,原来的托管服务既有学校办理的,也有机关单位、社会机构办理的,后期因教育部门治理乱收费现象,把以公立校主办的暑期托管班叫停,这一次可以视为假期托管班的一次新的启动。与此前相比,此次托管服务并不是学校主动行为,而是教育主管部门发文要求地方做好假期托管服务,主要也是为考虑双职工家庭客观需要,特别对低龄子女看管照顾,可以说解决了一部分家庭的难题。

“但办好暑期托管班只是解决家长的需求,实际要我们的目标是要考虑孩子的成长发展需要。孩子成长发展需要什么,我们就应该做什么。”从目前储朝晖了解的情况来看,更多孩子面对此次暑期托管服务是出于被动心态。他们的各种时间、活动都是被安排的,而不是根据自己的意愿。更有一些地方的学校以“暑期托管班”为幌子,进行学科培训。

如何利用暑期托管班成为一项有益孩子的服务?储朝晖建议,办好托管服务实际上衡量的标准是符合孩子的成长发展需求。假期不应成为“第三学期”,而应是一次新的学习机会,鼓励各种社会组织广泛参与进来,让孩子了解社会,增添新的知识和培养新的兴趣。

不要成为“第三学期”

7月13日,教育部召开义务教育课后服务和暑期托管服务通气会。在会上,教育部基础司负责人表示,支持探索开展暑期托管服务主要由于,暑假临近一些双职工家庭面临“孩子无处去、家长看护难”问题。为满足广大家长需求、解决学生暑期“看护难”问题,引导和帮助学生度过一个安全、快乐、有意义的假期,一些地方和学校在党史学习教育中,主动担当,推出了暑期托管服务。这是减轻家长负担、解决人民群众急难愁盼问题的创新举措,是加强教育关爱、促进学生全面健康成长的有益探索。

一位西城区小学老师告诉经济观察网,在一周前学校已经通知学生及家长,可自愿报名参与暑期托管服务。由临近的几所小学共同聚集一所学校中开展托管服务。以其所在班级为例,30名的班级中报名人数在两三个左右,大部分学生和家长并未参加这一服务。

对于推出的托管服务,据其所述:“老师间争议比较大,尽管依据自愿原则,分批次轮换,但一个暑假下来,老师还要备课和参与各种培训,实际假期所剩无几。”

此前坊间曾流传暑期托管班至老师没有假期的传闻。其后,这一传言被辟谣。在7月13日,教育部通气会上,有关负责人介绍称,暑期托管服务应遵循学校主动、社会参与、教师志愿、学生自愿、公益普惠的基本要求,统筹安排教师权益,既要保证教师暑假必要休息时间,也要给教师参与暑期教研、培训留出时间,“要取消教师寒暑假”的说法没有依据。

试水以公立校为主导的托管服务也在多个家庭中产生分化。支持者认为,学校作为看护者有效缓解了自己上班,无人看管孩子的难题。但反对者认为,目前托管服务以自习式看管方式,对孩子没有实质意义。

一位北京房山区小学家长告诉经济观察网,目前包括她在内的同班绝大部分家长都没有选择参与这一服务。原因在于,此前已经规划好假期的课外活动,学校组织的托管服务,多是通知孩子自行带上自己喜欢的图书,自己阅读,每天会有一定的体育训练,但这样“上自习”的方式不如家长根据孩子兴趣选择足球、象棋等孩子喜欢的活动。另一方面,放了假的孩子也更想自由在家度过一个完整假期。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开展暑期托管服务的初衷是为解决部分学生看护难,但如果就此把托管服务定位为“看护”,很难办出令家长满意的托管班。

储朝晖对经济观察网表示,部分家长对报名暑期托管班意愿不强,不排除有些家长存在功利心理,希望孩子利用假期“弯道超车”,进行学科类培训。

尽管教育部已经明确暑期托管服务不得组织学科培训。但以储朝晖所知,目前在各别地方城市,已经有学校利用暑期托管服务进行学科培训。他提示到,“在升学意愿的动机下,这一托管服务最容易在家长和部分学校的合谋下变成学生的“第三学期”。

怎么才能办好暑期托管服务?储朝晖对经济观察网表示,更多还是要考虑孩子的成长发展需要。能让他们充分利用假期,不管是托管与否,培养孩子自主规划,自主学习,找到自己的兴趣点。

机会巨大?

在教育部的鼓励和支持下,包括北京、上海、武汉、苏州、桂林以及河南漯河等多地教育部门已经组织开展基于公益性质的暑期托管服务。

在托管形式上,以四川成都为例,托管形式则分为四种,一是以学校为单位组织,区(市)县教育行政部门可从本地实际出发,鼓励有条件的学校积极承担学生暑期托管服务工作;二是以少年宫为单位组织,区(市)县教育行政部门、共青团组织指导本区(市)县少年宫、青少年活动中心、农村少年宫等组织开展托管服务;三是以社区为单位组织,区(市)县依托社区组织开展托管服务;四是以其他方式组织,会同妇联、工会、关工委等组织(单位),通过多种途径、多种形式提供学生暑期托管服务。

教育部门探索托管服务,也让一些民办机构看到了机会。一位机构负责人对经济观察网表示,各地政府购买托管服务主要为素质类课程。特别在一些偏远不发达的三四线城市,当地师资、培训力量不足以应对素质类课程培训。因此,当地政府也会与合规的机构进行合作。

在针对课后托管这一块,以他所了解的中部三线城市举例,当地政府已经与一些机构合作购买服务。课程涵盖美术、音乐、武术等,由家长和学生自愿选择报名,一个班级大概40人,课程大部分费用由财政补贴,不足部分适当向家长收取10元/课时的费用。对于财政较为充裕的省市(区)则由当地财政直接买单。

据其了解,目前这一政府购买服务目前主要以“课后托管服务”为主,尚未涉及暑期托管服务。

根据相关媒体报道,6月29日,新东方旗下重点校——天津新东方培训学校有限公司出现经营范围变更。变更前,原经营范围为:培训、业余面授。变更后,许可项目更为详尽,包括面向中小学生实施学科、语言、艺术、科技等类别培训,以及家庭教育咨询、幼儿园及中小学生校外托管服务。

在上述负责人看来,机构试水课外托管服务,这是学科类辅导被停后的一个发展机会。语数外的培训以后都要受到限制。为规避风险,包括头部机构在内的多数企业都在向素质类赛道拓展扩科。因此以政府采买的“课后服务”,蕴含着巨大的机会。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i889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889.com/9340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