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889网首页
  2. 投稿

合肥市委书记(合肥市委书记简历)

合肥市和南京市市委书记,是同级别吗?

南京市市委书记和合肥市市委书记原则上不是同级;南京市是副省级(省会)城市市委书记是副省部级领导干部(标配);而合肥市虽然是省会城市但是不是副省级,所以合肥市市委书记(高配)

合肥市委书记(合肥市委书记简历) 第1张

车俊现调哪任职是否还在新彊

车俊自2020年10月17日在全国人大任职,调任的职务为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监察和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该人员于2010年5月至2015年4月,曾经在新疆自治区工作。

同时自2016年的6月开始,调任浙江省,担任浙江省委副书记职务。并于2020年8月结束浙江省委书记职务、2020年9月结束浙江省人大常委会主任职务。

扩展资料:

车俊曾经担任过的职务:

1、历任安徽省长丰县公社知青、大队党支部书记、公社党委书记、杨公区委副书记。

2、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助理审判员、审判员、副庭长、庭长、副院长、党组副书记。

3、合肥市公安局副局长、党委副书记;合肥市公安局局长、党委副书记、书记。

4、合肥市委副书记;合肥市委副书记、副市长;合肥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市长;合肥市委书记;安徽省委常委、合肥市委书记。

5、安徽省委常委、合肥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

6、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河北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河北省委副书记;河北省委副书记、石家庄市委书记。

7、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副书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党委书记、政委、中国新建集团公司董事长、中央新疆工作协调小组成员(2010年9月明确为正部长级)。

8、浙江省委副书记、代省长、省长、省政府党组书记;浙江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

参考资料来源:百度百科-车俊

参考资料来源:中国经济网-车俊、陈求发履新全国人大

合肥市委书记和南京市委书记哪个大?

地市的市委书记在安徽省是最大的,南京市的市委书记在江苏省是大的,每个地方不同,不能这样比较的安徽省和江苏市。和江

张恺帆的人生经历

1920年,张恺帆进无为县城,从崔海崖先生读书。次年,张恺帆进入由英国教会办的励志小学读书。英语教员王仙俦是个思想进步的知识分子,他向学生们宣传:“天地间根本没有上帝。外国人到中国来办学,目的是奴役中国人。宗教是鸦片,是麻醉人的。” 1922年,与励志小学唱对台戏的竞存小学创办,教员多为思想进步的青年,王仙俦任校长,张恺帆转入竞存小学读书。学校请无为早期参加革命的卢光楼先生到校讲演,宣传反帝爱国思想,给张恺帆留下深刻印象。

1925年夏,张恺帆小学毕业,经国文教员侯芸圻介绍,去江苏省无锡中学读书。开学不久,江浙战争爆发,威胁无锡,张恺帆回到故乡,并于次年初考入芜湖民生中学,插班上三年级。

民生中学是芜湖反帝反封建的战斗堡垒,校长宫乔岩(后改名王少春)是中共早期党员。中共党员李克农、钱杏邨(阿英)等都是该校教员。1926年7月,北伐战争开始,张恺帆以极大的热情投身于革命斗争,他在李克农的率领下,奔走呼号于江城街头,宣传革命,并参加了中共外围组织芜湖学生联合会,在文书股负责写传单、写标语。

1927年3月6日,北伐军进驻芜湖,并东进南京,大革命胜利的曙光已在望,但反革命的暗流也在涌动。3月23日,蒋介石纵容国民党右派组织暴徒捣毁安徽省党部、省总工会、省农民协会筹委会等革命党派、团体机关。4月6日,芜湖20万民众集会,强烈要求罢免以暴力勒索民财的省主席陈调元。19岁的张恺帆在如火如荼的革命斗争中表现英勇,经受了最初的锻炼。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安徽国民党右派以“清党”为名,残酷地捕杀共产党员和革命志士,宫乔岩、李克农、阿英受到通缉,白色恐怖甚嚣尘上,中共组织转入秘密活动。血气方刚的张恺帆原计划投奔当时还在联共反蒋的武汉政府,但听说武汉方面局势也不稳定,便回到无为,到新板桥小学任教员。不久,无为成立了中共无为特别支部,在特支指导下,张恺帆阅读了《共产党宣言》等马列主义书籍,确立了对马列主义的信仰。

1928年8月,经宋士英、邓逸渔介绍,张恺帆参加了中国共产党。

大革命失败后,工农运动在白色恐怖下走向低谷。在此严峻时刻,张恺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担任区委书记,不久又参加了县委,仍担任小学教员,以此为掩护,从事共产党的革命活动。1929年,他参与领导了反对粮食奸商屯积居奇和偷运出境的斗争,把十几万斤粮食分给饥饿的农民。他在县委的领导下, 致力于发展党员、组织农民协会、扩大党的影响。全县党员迅速发展到五六十人,各级共产党的组织纷纷建立。共产党的外围组织学生会、济难会、少年先锋队先后成立,农民协会更是蓬勃发展,仅张恺帆所在的无为东乡就有二三万会员。县委创办了4开4版的报纸《红旗》,张恺帆兼任主编,三五天或七八天出刊1期,刊发了许多为劳苦大众所欢迎的内容,其中,《农民解放歌》、《打倒土豪劣绅歌》、《妇女解放歌》在民间广泛流传。国民党当局终日惶惶不安,哀叹:“无为县是共产党的状元县!”

在反对粮食奸商偷运粮食出境牟取暴利的斗争中,张恺帆雇了几个铁匠,昼夜赶制梭标,日夜巡逻。士绅们威胁责问张锡光:“你那个儿子很不安份!造了许多武器,想造反啦!”斗争中,农协牺牲了1人。地主奸商的打手也死了1人,地主奸商们抬着打手尸体告状。国民党当局没抓到张恺帆,将张父抓去百般折磨,关押了两个月。张父被勒索了2000元“赔偿费”,方才获释。

1930年四五月间,中共芜湖中心县委(同年9月改为皖南特委)多次指示无为县委组织武装暴动。这时,“左”倾冒险主义在党中央占据了统治地位,部署全国性的暴动。9月,特委派员到无为白茆洲召开会议,确定适当时机举行暴动,进攻六洲,再攻取汤沟和三官殿,掌握一二百支枪后攻打县城,再西进大别山与红军会师。讨论中,张恺帆认为暴动条件不成熟,被批评为“右倾”。后来,他服从了组织决定。

12月21日下午,暴动队伍200余人在白茆洲新华寺集中。皖南特委给的番号是“中国工农红军皖南第三游击纵队”,以刘静波、邓逸渔任正副司令员,张恺帆、任昌举负责政治工作。夜11时出发,抵达六洲镇,发起强攻。

六洲暴动失败后,张恺帆等人被国民党当局通缉,家产被抄没,家中房屋被夷为平地。形势愈来愈严酷,县委书记夏子旭被捕就义,张恺帆数次遭敌兜捕,均机警逃脱。有一次,他和县委委员宋沛生泅水突出敌人重围,民间纷纷传说张恺帆会“水遁”。 随着外部形势的恶化,内部隐患也日益加剧,1931年7月,游击大队移驻真武殿。8月,大队参谋刘大同悍然发动叛乱,杀害了张昌忠(张恺帆的堂弟)和巢县县委书记倪合台等。张恺帆转移到西乡坚持斗争,代理中共无为县委书记,但身边只剩下5支枪了。他召开了党的活动分子大会,集合了六七十个党员,镇压了恶霸丁德甫,但在国民党军进剿下,局面仍无法打开。12月,张恺帆奉调去中共芜湖中心县委工作,临行感赋:

离家哪得不依依,公义当前不我私。

寄语双亲休倚望,红旗报到是归期。

1932年初,张恺帆到达芜湖,中心县委机关已经被敌人破坏,联系不上。适宋沛生举家迁到宣城孙家埠以打鱼为生,张恺帆便寄居宋家船上,同时托宣城第四师范职员方后鲁(曾任无为团委书记)帮助找党组织。后组织上委派他任宣城、南陵两县巡视员,他努力工作,恢复了两个党支部,发展了党员。不久,省委被敌人破坏,他失去了与党组织的一切联系。1933年2月,张恺帆抵达上海。其时,身陷困境的张恺帆衣食无着,得到了无为同乡吴吉考和胡竺冰的慷慨资助,间或打零工挣钱维持生计。

是年3月,1930年领导广德暴动的梁预人出狱,帮助他与中共江苏省委接上了关系。

4月,张恺帆被任命为中共吴淞区区委书记。该区原有的近30个党支部已全被敌人破坏,张恺帆到任后,努力恢复党的组织,仅半年就重建了淞沪铁路支部、炮台湾支部、水警支部、北狮子林支部、永安纱厂支部、同济大学支部、水产学校支部、蕰藻浜支部等10多个党支部,在白色恐怖下坚持秘密斗争。

10月,张恺帆调任中共沪西区区委书记。他在环龙路租好一间亭子间,11月初回吴淞到区委组织部部长王厚芳家取行李,由于叛徒孙雨樵(前任吴淞区委书记)和龙登云(原同济大学支部书记)的出卖,他被捕了。

张恺帆被捕后,被关进吴淞镇公安局。他编好了一套欺骗敌人的口供:“叫王文乔,安徽省含山县运漕镇人,家里开杂货店,店号王祥兴,民国二十一年(1932年)到上海,在北狮子林开了一间老虎灶(开水炉),淞沪抗战爆发后回安徽老家,昨晚刚刚到上海,到王厚芳家是为了雇黄包车(王是黄包车夫)。”好在两个叛徒并不认识张恺帆,吴淞镇公安局问不出所以然,就把他押送上海市公安局继续审讯。

上海市公安局督察处成员几乎全是中共的叛徒。处长赵和曾任中共江苏省委宣传部长,叛变后穷凶极恶,他亲自出马审讯。面对刑讯恐吓,张恺帆从容应对。因为口供编得严密,4次审问,毫无结果。

11月底,张恺帆被解送到上海南郊的龙华镇,关进淞沪警备司令部看守所。这里是一所国民党屠杀共产党员和爱国志士的血腥屠场,有“上海的雨花台”之称。张恺帆所景仰的中国左翼作家联盟的5烈士李求实、柔石、胡也频、冯铿、殷夫和著名共产党人林育南、何孟雄等23人,就是1931年2月7日在这里英勇就义的。张恺帆入狱后,几乎每夜都听到枪声和不屈的口号声。他那首流传极广的《龙华诗》,就是此期间写在囚室墙上的:

龙华千古仰高风,壮士身亡志未穷。

墙外桃花墙里血,一般鲜艳一般红。

在狱中,他和同志们紧密团结,互相砥砺,与国民党军警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斗争。经6次审讯,张恺帆冷对敌人的威胁利诱,坚决不改口供,使敌人无可奈何。狱方给他下的评语是“冥顽不化,不可救药”。

酷刑、屠杀吓不倒共产党人,高墙、铁窗锁不住志士情怀。张恺帆和10多个难友在狱中组织了“扪虱诗社”,创作诗词,相与唱和,激励斗志,砥砺节操。同时以诗歌为武器,抒发革命情怀,揭露敌人的残暴,斥骂可耻的叛徒。张恺帆的狱中诗,无论其技巧是否圆熟精当,全都是血性文章血写成,全都是光照后世的共产党人博大襟怀与冰雪操守的壮丽颂歌。六洲暴动中任司令员的刘静波与他在上海重逢不久便也被捕入狱,他殷殷怀念生死未卜的老战友:

只身南北一飘萍,湖海沉浮不计春。

濡水楼头曾惜别,春申江上喜逢君。

烽烟漫地知音少,浊酒盈樽共味深。

酬唱方酣风雨骤,铁栏深锁断肠人。

再如,大学生、中共秘密党员谢武潮新入狱,带来了红军胜利粉碎国民党第四次围剿的消息,他欣然赋诗:

狂潮推得武潮来,赤日埋云雪满阶。

人去春回风更烈,会看急雨撼楼台!

又如,对于叛徒,张恺帆极为鄙视,曾作诗分别斥骂叛徒梅耐冬、顾云路(诗中嵌入“顾云路狗”4字),并写在墙上:

岭南老梅,胡不耐冬。

未寒先萎,羞煞竹松!

不顾情操甘做狗,人心变幻若浮云。

算来出路能多少?狡兔烹时狗亦烹!

共产党人坚贞不屈的人格光辉,也感动了部分天良未泯的宪兵,张恺帆作诗赠给看守:

风露凄凉画角哀,肩枪荷月立台阶。

长官美酒兵民血,利害谁归好自裁!

后来,难友们在牢房里演戏、唱歌,值班宪兵都不干涉,倘有上司来巡查,他们就敲敲牢门方窗上的铁皮以为报告。

张恺帆将自己的狱中诗作编成《牢骚集》,托出狱的难友苏华交给当时在上海交通大学读书的无为同乡胡斯星代为保存。胡冒着危险把诗集保存到解放后,归还给了张恺帆,1959年散失。

龙华看守所军法处处长陶百川是个臭名昭著的特务头子,在他的威胁利诱下,王厚芳经不起考验,供出了张恺帆的中共党员身份。

1934年3月底,张恺帆被押送上海漕河泾监狱,并得知被以“危害民国罪”判刑5年。他被砸上了脚镣,编号662。该狱由国民党政府司法行政部直接管辖,规模很大,可关2000人。甲监和庚监专门关押政治犯。张恺帆先被关在曾关过恽代英等著名共产党人的庚监,后来又与方毅、桂蓬等被关在甲监。狱中设印刷厂、草袋厂、牙刷厂、竹编厂等,强迫犯人劳动。张恺帆被分在牙刷厂穿牙刷。因为他有文化,又让他兼记账,难友们都叫他“王司账”。刚入狱时,一个极凶恶的看守,把“王司账”听成了“王师长”,以为张恺帆是红军的师长,对他进行了残酷的折磨。

在狱中,政治犯们互相串联,坚持斗争。他们怠工、破坏机器、用藏匿的铁钉钻透墙壁与邻室互通消息。为抗议非人的虐待,甲、庚两监近200名政治犯于1935年8月举行了绝食斗争,提出4条要求:1、开镣;2、准许使用纸笔;3、改善伙食,不吃掺砂子的米;4、只要不下雨,每天都要放风。如不答应条件,集体绝食至死。消息传到外界,社会舆论大哗。狱方气急败坏,诬称政治犯要“暴动”、“越狱”,指认张恺帆是为首分子,派几个如狼似虎的彪形大汉把他拖出,施以踩杠子等酷刑,从清晨8点折磨到夜间11点。张恺帆以共产党员的钢铁意志,咬紧牙关,决不屈服,决不服食。敌人恼羞成怒,给每人加上一副铁镣。政治犯们仍然不为所惧,坚持绝食斗争。中国民权保障同盟的沈钧儒先生闻讯后,当面向典狱长提出责问。绝食斗争进行到第4天,狱方怕事情闹大,不得不答应了条件。

绝食斗争的胜利,使漕河泾狱方极为惊恐。按照国民政府1931年颁布的《危害民国紧急治罪法》第7条规定,共产党人和其他革命者“由该区域最高军事机关审判之”,并关在军人监狱。狱方便以漕河泾监狱是普通监狱为借口,于1936年10月将张恺帆等50人解送苏州军人监狱。

苏州军人监狱知道这50人发动过狱中斗争,从一开始就对他们特别残暴,动辄以军棍殴打。在敌人残酷折磨下,1936年底,张恺帆得了伤寒病,并发高烧,只剩下一丝微弱的呼吸了。看守正要把张恺帆抬到停尸房去,这时,狱方医官王文吉走过来,用手在他眼睛上方搧了搧,发现张恺帆眼睛还能眨动,就要看守为他开了铁镣,并给了一点药。主医官曾在徐庭瑶部供职,对张恺帆较友好。可是张恺帆还是病危了。但他坚信民谚“饿不死的伤寒”,决不甘心就这样死去。按惯例,在犯人病危时,狱方都要请修女来病床前祷告,修女临走时留下了两听炼乳。靠着顽强的意志力,也得力于这两听炼乳,张恺帆暂时从死神手中挣脱了出来,但身体仍极度虚弱,不能饮食。

这时,难友张光天也得了伤寒,与张恺帆住在一起。张光天是共产党员,陕西人,其父与国民党元老于右任及杨虎城交情很深。但他父亲赞同儿子重气节严操守。张光天向张恺帆倾泻了满腔炽热的深情,同时把家里不断寄来的食品、药品和其他用品,也都分一份给张恺帆。张恺帆终于活了下来。

在张恺帆8个月重病期间,狱外世事发生了巨变,七七事变和八一三淞沪抗战相继爆发,国共第二次合作成功,中共强烈要求释放政治犯。8月18日,张恺帆获释出狱,返回故乡。10月,与中共组织恢复联系,到南京八路军办事处报到,后奉派回无为开展工作。

巢县是爱国将领冯玉祥将军的故乡,冯派侄儿冯宏谦,化名马忍言,在巢县开办抗日干部训练班。1938年2月,张恺帆到该班担任民运教官,同时开展中国共产党的工作。4月30日,巢县县城沦陷。张恺帆和冯文华号召学员武装抗日,响应者仅10余人。经小芙岭、夏阁镇战斗,发展到200多人。在此基础上,组建了皖中第一个抗日地方武装——巢县黄山游击大队,冯文华任大队长,张恺帆任政委。他们共同指挥了东山口、西山驿、河梢刘、龟山诸战斗,虽规模不大,却成功遏制了日军对巢县柘皋、黄山一带的骚扰。

6月底,游击大队内部发生叛乱,张恺帆和冯文华向新四军第四支队的东北流亡抗日挺进队求援,消灭了叛军,将游击大队余部编为挺进队第二支队,冯、张分任支队长和教导员。7月,挺进队渡过滁河,进军全椒,部队扩大到近2000人,于是改称挺进纵队,下辖2个团和1个直属队,冯、张分任第1团团长、政委。8月初,国民党安徽省政府第五行政区专员赵凤藻集合和县、含山两县武装,进袭挺进纵队,第二团团长刘子清叛变,部队减少到不足700人。9月与新四军四支队八团会师后,改名东北流亡抗日挺进团。下辖两个营,张恺帆任二营教导员。11月,挺进团被八团改编,余部组成巢县抗日自卫大队,吴华夺任大队长,张恺帆任教导员,在巢县柘皋一带开展抗日斗争。1939年2月,自卫大队改名新四军抗日东进大队,进军和县、含山。6月底,发生了金城庙事件。

金城庙是和县的一个傍滁河的小村庄,有渡口。国民党第五专区专员李本一与商人合伙买了一批粮食在此装了十几船欲运到敌占区贩卖,牟取暴利。新四军反对“资敌”(资助敌人的简称),派吴华夺率1个连去渡口不准开船,形成僵持。当时,国共合作在皖东尚未破裂。中共皖东工委委员兼和县县委书记祁式潜写了一封信,信中指示:既不能让粮船开走,也不准发生武装冲突,要通过谈判,据理力争。特别不准发生武装冲突影响统一战线。张恺帆连夜赶到金城庙交了信。吴华夺表示很为难:“不准动武,对方强行开船怎么办?”张恺帆说:“你一定要遵照指示办,尽可能避免武装冲突。”天亮后,李本一的副官来到渡口,要求派个代表去谈判,张恺帆随往,刚走出半华里,埋伏着的李本一部1个团蜂拥而上,3面包围(另一面是滁河)了吴华夺率领的这个连。副官冷不防下了张恺帆的手枪。因为有不准武装冲突和进行谈判的指示,这个连被缴了枪。事件发生后,上级认为此事有损新四军声誉,给张恺帆以撤职处分,调到新四军第五支队政治部任总务科长。当时许多负责同志认为,张恺帆是传达命令遇上突然变故,有一定责任,无多大错误。尽管此事在其后数十年间给张恺帆带来了许多麻烦乃至灾难,但他始终坚持由自己一人承担全部责任。

张恺帆到五支队不久,即升任司令部秘书长,负责文秘、统战和对外联络工作。8月,五支队越过津浦铁路向东挺进,转战在扬州、仪征、天长、高邮、盱眙、嘉山、来安、六合广大地区,张恺帆随司令部征战转徙。12月,他作为罗炳辉司令员的代表,化装穿越敌占区,经叶飞部挺进纵队驻地,到泰州做国民党军苏鲁皖边游击总指挥李明扬的统战工作,李明扬在北伐战争中曾与罗炳辉同在国民革命军第三军并肩战斗过,此行获得了预期的效果。

1940年3月15日,淮南津浦路东第一个抗日民主政权来安县抗日民主政府成立,民主人士郑伯川任县长,张恺帆任中共来安县委书记兼县政府秘书,实际主持各项工作。4月上旬,刘少奇率中共中央中原局和新四军江北指挥部,移驻来安县半塔地区。当有人反映张恺帆对反革命活动的镇压过于严厉时,刘少奇说:“我赞成张恺帆同志的做法,乱世用重典!”

10月,张恺帆调任津浦路东联防办事处秘书长,办事处主任邓子恢,副主任方毅。下辖来安、天长、嘉山、盱眙、六合、高邮、仪征等县政府和4个直属区。张恺帆主管文书、总务、秘书3科,致力于筹粮筹款、征兵支前、货检等工作和接待安置从上海、南京等地去延安、苏北的过往同志的工作。12月,张恺帆与新四军女战士史迈结婚。 1941年1月,张恺帆兼任津浦路东参议会秘书长,参与根据地各项法令、法规的起草和制订。5月,又兼中共津浦路东区委员会秘书长,参与指导路东8县共产党的工作。张恺帆以他坚定的革命立场、充沛的精力、渊博的学识和处理纷繁事务的能力,深得组织的信赖和同志们的敬重。

张恺帆在皖中群众和上层人士中有相当广泛的联系和影响,无为进步人士吕惠生称他是无为早期革命者中的“硕果仅存”者。1942年7月,皖中参议会决定成立皖中行政公署,吕惠生任行署主任。不久,新四军第七师和皖中区党委负责人李步新、孙仲德、黄先到二师和皖东区党委,请求调些干部,并要张恺帆去担任皖中行政公署副主任。

12月,七师政委曾希圣派袁大鹏率1个排武装来迎接,张恺帆带领皖东60多名军政干部,踏上了新的征程。他们强越津浦铁路,夜渡滁河,在风雪弥漫的滁河边与七师马长炎部会合,到师部不几天就是1943年元旦了。

新四军第七师是以皖南事变中英勇突围的健儿为骨干,于1941年5月1日在无为县东乡成立的。皖中抗日根据地控长江航道、扼淮南铁路南端,人口稠密,物产丰饶,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因此,日本侵略军屡集重兵,疯狂扫荡其中心区。仅1943年,七师主力就对日伪军作战189次,1944年度,七师和地方武装对日伪军作战达760多次。国民党顽固派也助纣为虐,频繁进犯,发动反共摩擦。

张恺帆就任皖中行署副主任后,在共产党内担任党组书记。行署下设民政、财粮、文教、公安、司法等部门,行使政权职能。张恺帆和吕惠生团结合作,努力奋斗,在区党委领导下勤奋工作。1943年,他们指导组建了湖东、江(浦)全(椒)、临江3个行政办事处和含(山)巢(县)、无(为)南、铜陵、繁昌4个行政督导处及船舶管理处。1944年,又成立了铜(陵)青(阳)南(陵)、南(陵)繁(昌)芜(湖)、宣城3个行政办事处和江流船政办事处。年底,和含专员公署成立,下辖和县抗日民主政府和江全、含巢两个行政办事处。沿江地区成立了沿江联合行政办事处,下辖彭(泽)东(流)至(德)行政办事处。武装发展地方、建立“三三制”政权、发展经济支援主力、发展文化教育事业诸方面都取得了很大成绩,其中以统一战线和财经工作尤为突出。继以著名民主人士金稚石为议长,团结了一大批爱国民主人士的皖中参议会成立之后,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日臻巩固。无为、临江、湖东、和含等县级参议会亦先后成立。行署财政经济委员会为保障军政供给做出了贡献。

1943年4月,行署成立了贸易管理总局(对外为“集成号商行”),用土特产品从南京、上海、芜湖等敌占区换回了根据地内紧缺的机械、钢材、炸药、雷管、电讯器材、医药用品等物资。6月,行署建立了大江银行,发行大江币,控制并占领了金融市场。行署还组织民众筑堤建闸、修塘垒坝、大兴水利,造福人民。

在皖中党政军民共同努力下,“富七师”闻名华中,支援了新四军军部和二师等兄弟部队。

1944年12月,遵照新四军军部关于七师“今后主要发展方向为向江南”的指示,中共皖南地委和皖南支队领导机关离开原驻地无为县白茆洲,南渡长江进入铜陵。张恺帆以皖中行署副主任和党组书记身份,去皖南担任中共皖南地委副书记兼组织部长。临行前,七师政委曾希圣和张恺帆商量,根据地已经横跨大江南北,再叫“皖中”就不妥当了,应改为“皖江”。次年春,皖中区党委改称皖江区党委,皖中行政公署亦改名为皖江行政公署。

1944年12月31日夜,张恺帆带领一批干部和精干武装,乘船横渡长江。抵达南岸后,首战告捷,打下了赤沙滩镇敌人据点。他愈加昂奋,在风雪行军中漫声吟哦:

南渡铜繁万仞山,轻骑直下赤沙滩。

但凭真理撑天地,誓扫妖氛靖宇寰。

云岭横空吞落日,茂林遗恨化狂澜。

漫言雪地行军苦,雪地红旗更好看!

日、伪、顽对新四军开进皖南十分恐惧,于1945年2月,联合进犯铜繁地区,被新四军粉碎。国民党在皖南事变后,采用反革命策略,突击胁迫诱骗不少群众加入国民党或三青团,皖南地委下辖铜(陵)青(阳)南(陵)县委、繁昌县委(5月改为南繁芜工委)、南(陵)芜(湖)宣(城)县委(后改为南芜工委、南芜县委)、宣城县委、皖南山地中心县委(原泾旌太中心县委)、泾(县)南工委,在敌占区建立了芜湖市工委。3月19日成立的皖南专员公署,下辖繁昌县政府、铜陵县政府和宣城、南(陵)芜(湖)两个行政办事处。到8月,党政军机关和皖南支队发展到3000多人。

抗日战争胜利前夕,皖南支队扫清了芜湖周围的日伪军据点,使当涂、宣城与苏浙解放区连成一片。抗战胜利后,中共中央为争取国内和平、制止内战,决定让出包括皖江在内的8个解放区。9月15日,张恺帆随七师北撤。北撤的县以上干部和民主人士100余人组成干部大队,由江靖宇任大队长,张恺帆任政委。他们在散兵镇上船渡巢湖。在船上,张恺帆慨然赋诗:

帆影湖光夕照寒,三军挥泪别巢南。

寄声父老须珍重,共把离愁化火山。

10月初,张恺帆和干部大队抵达苏北重镇淮阴。

1945年10月29日,苏皖边区政府在淮阴成立,李一氓任主席,刘瑞龙、季方、韦悫、方毅任副主席,张恺帆任秘书长。边区政府设民政厅、财政厅、建设厅、教育厅和公安局、货检局、交通局、水利局、卫生局、银行、盐管总局、新华分社及交际处。淮阴城里聚集了许多著名文化人,仅边区政府内就有范长江、孙冶方等。北上或南下的过路干部则更多。张恺帆除处理日常工作外,还忙于接待。

1946年1月10日停战协定签订后,张恺帆以很大精力协助由国、共和美国3方组成的军调处执行部淮阴小组的各项工作。7月4日,中共代表周恩来、董必武在与国民党代表会谈时,坚决拒绝了陈诚提出的“中共军政机关和部队全部撤出苏北”的无理要求,谈判破裂。12日,国民党军以15万兵力分3路进犯苏皖边区。9月15日,国民党军李延年部4个师,在飞机掩护下,猛扑淮阴城。张恺帆在淮阴保卫战中参与组织支前。19日,我方主动撤出淮阴,开赴山东。

进入山东后,边区政府单独行动,1947年3月抵烟台,9月渡渤海至大连。1948年3月,他们又返回山东。

4月27日,华东人民解放军攻克潍县城,歼敌2万5千人。已任命担任潍坊特别市市长的张恺帆奉命调到东线兵团(谭震林、许世友率领)任前敌委员会秘书长,同时带一大批干部随时派出接收城市。山东战局发展很快,至10月底,省会济南和全省绝大部分地区均获解放。此期间,张恺帆起草了大量的文件、布告,写信劝降吴化文,办理谭震林和其他负责同志交办的事务。11月6日,淮海战役发起。22日碾庄战斗结束后,他随谭震林去战场处理善后。12月2日徐州解放,他随部队进驻徐州,不久移驻贾汪。1949年

1月10日,淮海战役胜利结束,张恺帆得到华东局批准,转到地方工作。

1949年2月,张恺帆抵达蚌埠。下旬,中共安徽省委组成,他是 14名委员之一。4月3日,华东局决定暂不成立安徽省委和安徽省政府,以长江为界成立皖南、皖北行政区。4月6日,皖北区党委组成,曾希圣任书记,黄岩、李世农分任第一、第二副书记,张恺帆是区党委5名委员之一,并兼宣传部长。他以很大精力负责接待从晋、察、冀、鲁、豫等省南下的大批干部。渡江战役胜利后的5月,张恺帆任中共合肥市委书记。

新中国诞生后,华东局指示搞好淮南煤矿。11月,张恺帆调任淮南矿区党委书记。 1985年离休。

根据中共中央有关规定,遵照张恺帆留下的“丧事概免”的遗嘱,未举行遗体告别仪式,未开追悼会。但自发前往合肥殡仪馆为他送行的,有千数百人。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i889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889.com/9225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